您当前的位置是: 首页 > 新闻中心 > 乡镇传真
泉口镇水塘村:黄金叶拓宽振兴路
  字号:[ ]  [我要打印][关闭] 视力保护色:

晚春4月,蓝天下的德江县泉口镇水塘村山峰绵延又突兀而立,欲与天公试比高。凉风习习的山头,鲜嫩的黄金叶随风摇曳在山地间,尽情地吸收阳光的精华。
“我们水塘村以往这个时候,没有任何收入来源,家家户户都只有花钱买种子种苞谷。”杨家庄村民组快40岁的田茂秀一边采摘黄金叶一边与笔者交谈。
今年,水塘村有近700亩黄金叶茶叶基地开采,为群众开拓了新的增收渠道。在家门口干手上活每天能挣得150元左右的现金收入,这让村民们看到了乡村振兴的美好前景与厚重希望。

阳光总在风雨后。高寒偏远的水塘村能种出茶中上品黄金叶,背后凝聚着这方人太多的汗水与付出。

老农民,勇毅闯出黄金路
水塘村是泉口镇的边远村,与遵义市的务川县毗邻,9个村民组300多户散居在马蹄形的山坡上,平均海拔1200米,中国南方罕见的万亩草场就位于水塘村的南面。
天苍苍、野茫茫。敞放牲畜是水塘村的传统习俗,水塘的群众也是靠着敞放牲畜和几分贫瘠的山地过着世代穷困的日子,脱贫攻坚期间水塘还是深度贫困村。
“每年冬季都要被冰雪封冻一段时间,雪景是美但人畜难过。”生于斯长于斯的何大学告诉笔者说,水塘的人们一直在等待一个春天的来临。
脱贫难,贵州在决战。水塘村的滞后集聚了所有的贫困原因,山高坡陡出行难,从村委会到最远的村民组杨家庄要沿山绕行13公里,坡陡山高饮水难,至今部分群众饮水靠电泵提水,“水塘”一直是那方人对美好生活的不变向往。

何大学,打小就希望能上大学,用知识改变水塘的面貌,可由于家境的贫寒已是有儿有孙的他至今没有能实现上大学的梦想,但改变家乡的心愿他从未间断。

守住发展和生态两条底线。2015年,外出务工长了不少见识的何大学在村干部组织下共同成立合作社,开始了黄金叶的种植,一同带动村民迈向绿色转型发展的新路。
“我们这个草都长不高的地方,一家喂两头牛两头猪都很吃力。”何大学说:“种烤烟能找两分钱人却很累,而且水土流失还很严重。”的确,站在高高的山顶上放眼水塘村,几乎看不见树影。
交谈中,何大学流露出对水塘村这片土地的热爱,他内心多么希望水塘村能像山外的村寨那样满山茶绿青青,户户有钱开心。
然而,由于水塘村所处海拔太高,茶叶长势十分缓慢,尽管他宝贝似的呵护着,一年下来也最多只长一尺来高。加之村里敞放牲畜的传统习俗,使茶叶基地损失不小。
为了把茶叶基地管理成功,2018年何大学提出把基地分到个人头上进行管理。现在何大学的120亩黄金叶基地有一半开采了,是村里首屈一指的茶叶大户。

“村里干部在脱贫攻坚中由于种种事务太忙了,我一个人对茶叶基地根本就管不过来。”何大学回忆说,他必须在水塘村的发展新路上做出一个成功的榜样。

在何大学的茶叶基地里,包括田茂秀在内共有十五六个工人正忙碌着,他一边调度作采摘技术上的指导,一边与笔者讲述发展中的艰难。
在几年的管理中,何大学硬是按产业发展条约规定,对山羊进入茶叶基地的好几家人进行罚款,为此得罪了不少人。现在那几家人都来基地采茶务工,表示对他当初的处罚完全理解。
在茶叶的修剪上,何大学去年特意跑到浙江安吉去务工一年,专门给茶老板做修剪学技术。回来后,就严格按安吉标准对自己的茶园进行了深度修剪。
目前,村里40多户茶农就数他的长得最好,每天支付村民采摘工钱2000多元,与大伙一同增收,何大学发自内心地笑了,容光在脸上焕发。

据介绍,今年水塘村可采的茶叶面积约700亩,预计茶青在5500公斤左右。按每公斤茶青60元工钱计算,村里春季就有约30万元的劳务收支。

新支部,奋力振兴赴征程
这些天,水塘村的支部书记何松忙中有乐、喜中有忧。喜的是村里通过8年发展的黄金叶开采基地陆续增加,村民有了新的增收渠道。忧的是受经济下行影响,茶叶市场价格下跌,部分茶农发展信心有所动摇。
26岁的何松大专毕业后,承接了父亲何大学的志向,坚决要带领水塘村成功走出一条绿色发展的新路,高品质的黄金叶种植是他们父子俩的一致共识。
群众富不富,关键看支部。向着这个目标,何松入党后很快成为新上任的村支部书记,他说:“现在最主要的任务是把已种植发展的1000亩黄金叶基地巩固好、管理好,让产业增收见实效。”
现在的水塘村,新建的352国道进村拐了个弯,大大缩短了到县城的路程。每个组也都通上水泥路,这给茶叶产业发展管理带来了便利。

最让何松等村支部一班子人看到希望的是,泉口镇为推动茶产业发展,于2020年争取到东西部协作项目,在与水塘相邻的先洋村建起了茶叶加工厂,村里的茶青可就地加工成干茶上市。

由于所处海拔高,水塘村今年的茶叶直到4月中旬才迎来第一波开采,何松作为村支部书记牵头成立专门小班组承担起茶青的收购、加工和销售任务。
初出茅庐的何松在制茶工艺上还没有掌握十足的火候,不敢自己批量加工,几天来白天收购的茶青都是连夜运往德江的合兴、复兴等地找人代加工,然后送到订购的商家。
何松说:“茶叶的品质加工很关键,好品质才能卖出好价钱。”由于资金不足,何松一边找代加工销售一边作一定量的囤积,希望在行情转好后能卖上好价钱,因为全部按当前价格销售会有所亏损。
因为受疫情影响,茶叶行情下滑较大,村里的茶农有些接受不了。为了不影响群众对茶叶产业发展的积极性,何松按每公斤茶青200元的保底价进行收购。

在这紧要关头,铜仁日报社派出的驻村第一书记任恩多正积极与市场进行对接,泉口镇党委政府也在努力协调资金进行支持,多方协力为的是让水塘村的黄金叶产业成群众增收的支柱产业,实践绿色发展。

“目前,我们正在寻找一个有技术的茶商进行合作,他来村里收购利用已有工厂进行就地加工,用他的技术与我们的基地进行协作发展。”何松与村干部们达成了这一发展共识。
村支部将全力组织群众把1000亩黄金叶基地管理起来,做精做细做出品质,努力实现亩产值8000至10000元。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信息